平湖网--- 平湖新闻门户网站 平湖眼 观天下
总站·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图片 | 数字报纸 | 浙江网视
首页 >  爱平湖APP  >  新闻 放大 还原 缩小 打印 
十年进藏路
2018年10月14日 20:15 [来源]嘉兴日报(平湖版) [我要投稿]

  十年来,他曾十多次驱车进藏,得到过很多善良人的帮助,也经历过十分窘迫的状态,更体验着关怀他人的快慰。他说,他不惧高原的挑战也不畏路途的艰辛难走,与藏族同胞见面与生活的日子,他感到格外的欢喜与满足,因为那里有他的感动与牵挂,这条路,他愿意在风霜雨雪中一走再走。他叫陈亚兵,今年48岁。

  初次进藏的偶遇

  7月份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新都桥镇正逢雨季,天气潮湿,稀稀落落的雨延绵不断,收下雨伞抖落了一大片雨水后,陈亚兵径直走进了越野车接待站的大门。环顾四周,旅人并不多,其中一位看到有眼生的进来,友好地朝他挥挥手:“嘿,兄弟,从哪来,到哪儿去?”很亲切的问候,在隔家数千公里的地方显得尤为温暖,陈亚兵笑道:“从浙江来,第一次进藏,想去拉萨。”“嘿,巧了,一个人不?一起结伴一段吧,我家在米拉山附近,你往那走,也得过那头。”“当然啊,求之不得!”“哈哈,来来来,先吃饭……”

  2009年的7月,是陈亚兵第一次驱车进藏。

  陈亚兵出生在新仓镇一户普通的农家,彼时的农村孩子并没有许多新鲜的玩意儿,已经记不得是谁送的那一辆小小的、放在手心里一把就能抓住的玩具小汽车,年幼的他却爱不释手地把玩了许久,直到小汽车掉了漆,磨得都快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了,他仍然视若珍宝。“那时的我就在想,等我长大了,要是也能开上车,我一定要开得很远很远,去见见外边的世界,那一定很带劲!”

  成年后的陈亚兵辗转做过许多工作,但无一例外的,都跟车有关。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扬州客车厂打工,维修客车,随后他回乡创办了自己的童车厂,可就在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又突然关停了厂子,转而开了一家汽车生活馆。“因为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理厂子,我想去远方走走。”

  开厂要应付日常一系列事务,可他向往自由和远方的心,让他觉得这些实在是太“耽误人”了。开起了汽车生活馆后,他就偷偷组建起了一个旅行爱好者的俱乐部,一有空,就和队员们开着车子全国各地到处跑。

  真正的启程便是在2009年的那个夏季。

  此前的家人只知道陈亚兵爱东奔西跑,可那一次,他却连招呼也不敢跟家里打,而早些时候,家人也只是以为他的那次出行也就是比平时跑得稍微远了一些。“有些冒险,怕他们担心,直到在新都镇那个接待站碰到了结伴的藏族同胞,我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的行程。”路过甘孜往南,从雅安进藏的318国道都是砂石路,一路颠簸,开着越野车行驶异常艰辛,两三百公里的路往往要开上一整天的时间。第一次进藏最大的困难除了5000公里单程的远途跋涉,还有从未经历过的高原反应。“那时我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也没在出发前想着先体检什么的,横冲直撞地就进藏了。”对于从小生活在江南平原的陈亚兵来说,突然进入高原确实有点难以适应,头疼欲裂加上呼吸困难,那种感觉是非常难熬的。由于点与点之间没有吃住的地方,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赶路,到晚上9点才能歇夜,加上高原反应的折磨,对身体的挑战可想而知。“幸好遇到了那位藏族兄弟,他教了我不少应对高原反应的方法,动作慢一点,千万多穿点衣服,不能感冒更不能咳嗽,否则就要肺水肿,那是要出大意外的……”直到现在,陈亚兵仍旧感激那次接待站的偶遇,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藏民同胞那无微不至的关怀。

  与藏民朋友分道的米拉山是拉萨市和林芝地区的界山,海拔5018米,陈亚兵到达的时候已是晚上9点,一路的艰辛不必多说,甫一抬头,他就知道,不虚此行。“墨蓝墨蓝的天空根本望不到边际,全都是星空,漂亮得我都没有办法形容,照片可拍不出那里的美。”藏区纯净澄澈的星空,尤其是他切身感受到的藏区人民的那种淳朴与厚爱,从此就成了陈亚兵心中最美丽的画卷,更使他一再地念念不忘。“在藏区会很放松,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回到了最初的纯净与宁静,才让我想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去那里。”

  念念不忘之路一走再走

  自驾途中的危险无处不在,幸而温暖也一直在,而那些温暖,正是藏族同胞带给他的。

  2012年的5月,已经带领朋友多次进藏的陈亚兵再次进藏,那一次,两辆车6个人选择去墨脱。也正是那一次,他们遇到了从未经历过的泥石流。

  “雨已经下了很久,路基坍塌了一部分,我开在前面,朋友的另一辆车跟在后边。我正开着,就听到前面山上动静不对。”预感到危险的陈亚兵从驾驶座的车窗探出身来,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山上,树木窸窸窣窣地晃个不停,动静更是不寻常,紧接着,泥沙混着水流便倾泻而下,来不及下车告知了,陈亚兵一把抓起对讲机:“后面的,赶紧人从车里出来,跑左边的墩子上去,泥石流下来了,车子别管了!快快快!”急匆匆的吼声差点把嗓子都吼哑了,他也赶紧抓起急救包弃车冲出了危险区域。进退两难间,只能舍车走人,泥石流滚滚而下,山上掉下的石头瞬间就把挡风玻璃砸碎,连轮胎也被砸破,仓促撤退间,陈亚兵的胳膊受了伤,同行的另一辆车翻倒在地,所幸的是,在陈亚兵的果断指挥下,其他人都安然无恙。正当所有人面对着翻倒的越野车一筹莫展的时候,路过的一辆大卡车上的藏民司机师傅给了他们帮助。“师傅从车上拿出绞盘吸住我们的车子,然后发动引擎帮着我们把车拽出来。”泥石流过后留下了一片厚厚的、淤积的泥沙,水分渗走后,似乎把车子牢牢地“固定”在了地上,想要再把车拽出来,谈何容易。“我们把泥沙挖松些,推着车子往上走,师傅不断地踩油门……”发动、拽拉,因为泥沙打滑,再重新发力,为了帮他们,藏民师傅车子的离合器片都烧了。望着重新“上路”的车子,陈亚兵他们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赶紧掏出钱包要给师傅酬劳:“这离合器片烧了,修修少说也得2000多块钱,您拿着吧,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哪知师傅摇了摇手,说什么也不肯收钱,“都是兄弟姐妹,不要不要,赶紧走吧,这里天气不好,等下不知道还有没有意外。”那一句“兄弟姐妹”把他们一行人都深深感动了。

  一次从扎达回程的路上,陈亚兵一行人偶遇一片瀑布,筋疲力尽的他们见到气势磅礴的瀑布不禁玩心顿起,把车停稳后便迫不及待地拍照戏水起来。半个小时后,他们见到了一个面带忧色的藏民大哥,看到他们只是在玩水,神色才缓和起来。“此前的一路上,这个藏民大哥的车一直就开在我们前面,开着开着忽然发现我们的车不见了,他就停车等了我们一会儿,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我们跟上来,中间又没有别的岔路往其他地方去,他生怕我们遇到了意外,就重新调头,回来想看看我们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需要帮助。”藏民大哥的这个举动又一次让他们的心震动了。“每每遇到困难,很多时候,他们都会不计报酬地无私帮助我们,车子陷在落差很大的坑里,许多藏族同胞拿来木块垫起临时的小路来,怕木块滑走,直接就自己顶住木块,直到我们把车开上正常的路,而且都不肯收我们的谢意,我们只能留些牛肉干和巧克力给他们,还有的时候,看到是藏区之外的车子,许多藏族兄弟都会特地把车开我们前面去,默默地为我们引路,前路安全,可以超车他们就打右边的转向灯,前路有情况,不能超车,就打左边的灯,提醒我们千万注意了……”淳朴、善良,是陈亚兵对藏族同胞最深刻的印象,而这也把陈亚兵的心牢牢地“拴”在了藏区。

  在圈中有这么一句话:“十人去西藏,只有一人会去阿里;十人去阿里,只有一人会去双湖。”去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的双湖看冰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藏区,你会看到路上有许许多多虔诚朝拜的藏民,他们一步一叩拜,有时遇到困难,我就会想想他们,便不再退缩,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他们给予我的。”从拉萨到双湖需要走一天多的路程,有96公里都是无人戈壁滩,恶劣的环境使得那里寸草不生,根本没有路可走,只有循着车辙上下颠簸前行,头不时撞击车顶,五脏六腑都绞成一团。从班戈到双湖,再从普罗岗日到那曲,奔跑1050公里后,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冰川,面对这无法言说的美,他心潮澎湃,为之动容,一路经历的艰辛也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把旅行变成爱的传递

  十多次的进藏经历,如今的陈亚兵已经把进藏纳入了每年的计划,他说,因为现在的他有了牵挂。

  “陈叔叔,新学期又开学了,这次孩子们基本都回来上课了,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关心……”9月伊始,陈亚兵的手机照例收到了一个远方姑娘发来的微信,他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晕开了笑意。

  发这条微信的姑娘名叫卓玛,是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一所小学的老师,与她相遇是在2015年的10月,陈亚兵心中的牵挂便从那时开始。

  记得当时车队到达海拔3200米的炉霍县,离县城还有40公里处的时候,路边的两位藏族女子遥遥地朝着他们挥手示意。“那里的交通非常不便,如果路边有人示意,多半是想搭车,只要方便我们都非常乐意。”上了车后,两个女孩红扑扑的脸颊洋溢着微笑,一个劲地感谢着他们。而女孩怀里一大袋的硬币也让陈亚兵有些纳闷。像是看出了他的疑问,其中一名叫卓玛的女孩说道:“这是学校孩子们的学费,我们收齐了一起去县城的银行存起来。”随后的闲聊中,陈亚兵得知,卓玛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综合型学校,从学前班、小学到中学,一共有1000多名学生,卓玛所带的班级有80多个孩子。因为条件落后,当地还是采用最原始的存款方式,由老师们收学费、杂费,再一起存县城的银行,而老师们一般得走几十公里的路才能到县城,一来一回,两天时间便没了,多少有些耽搁。“我听卓玛说,学校条件不好,除了少数的正式教师外,更多的教师都是汉族义工,在学校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卓玛临下车又是好一番感激,陈亚兵则拿出手机,向她要了微信号。“回头我想想办法,帮帮孩子们。”说完,他就在脑中盘算起了如何尽自己的一份心意。

  回到平湖,陈亚兵立刻买了不少学习用品、体育用品,还联系到了一家相熟的箱包企业定制了一批新书包,为那所没见过面的学校里的孩子打包送去了许多礼物。看着卓玛发来的孩子们拿着礼物快乐微笑的照片,陈亚兵心里的幸福感也被塞得满满的。

  这些年,陈亚兵自己“跑”着,也带家人“跑”着,旅行中学到的那些百折不挠、无所畏惧他想亲身教给孩子;遇到的那些与藏族同胞的温暖美好和幸福联系,他更想让孩子也感同身受。儿子14岁的时候,陈亚兵就带着他走了进藏最难走的丙察察公路。漫长的悬崖陡路,滚石坡地段闻风而起的大流沙……父子俩睡过路边的木头棚,也借宿过善良的藏民人家,这样的经历,温室里的孩子体会不到。“刚一进藏,有天晚上儿子不适应,放了鼻血,我带着他到溪边,用冰水给他清洗,再挤干毛巾敷上,很快就止住了。”那天,孩子惊喜不已,兴奋得大叫:“哇塞,爸爸你也太有能耐了,我一下就好了哎!你还会什么,快点快点都教给我!”“慢慢来,我们有很多时间,我陪你一起走。”“一言为定!”“好,一言为定。”

  今年的藏历新年和农历新年恰巧是同一天,为了带孩子体会不一样的民族风情,陈亚兵带着妻儿一同在藏区和藏族同胞欢度佳节,一起吃古突、挂经幡、供“切玛”,一家亲的感觉,让他们久久记在心头,无法忘怀。

  而他与卓玛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随后他又陆续通过卓玛为学校的活动捐款捐物,虽然从未有机会走进那所学校,可他的爱心却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了那里。“想起这些孩子,我也会常常想到自己的孩子,我们这边条件好,孩子们吃穿用等都能满足,藏区的孩子却未必有那样好的条件,如果有能力,我愿意常常帮助他们。”如今,每年5月、10月他都会经过甘孜,他常常嘱咐一同前往的朋友,如果能给藏区孩子带些礼物,就尽量多带一些,到了县城可以一同寄给他们……“每次到了炉霍县那里,我都会给卓玛发去问候,请她代为转告孩子们,陈叔叔又来‘看过’他们了,那样的体验,很棒。”陈亚兵笑言。

  -记者 丁阮育 顾 磊 通讯员 万根娣

编辑【王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 相关新闻

时政看图 社会万象 边走边拍 专题摄影
新闻搜索:
聚焦平湖
图片新闻  
最新新闻  
平湖新闻:2018年11月13日
市纪委主题微廉课“新心”相印
规上工业企业担当科技创新主力
当湖楼宇经济高质量发展演绎“空中精彩”
市人大读书会召开
做深做细做实 垃圾分类工作
民生共享工程释放更多“红利”
天晴忙晒秸秆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浙江信专律师事务所  沈忠明  律师 ?2009-2010  平湖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ICP备09042423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9【8号】 网络实名:平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