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网--- 平湖新闻门户网站 平湖眼 观天下
总站·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图片 | 数字报纸 | 浙江网视
首页 >  爱平湖APP  >  新闻 放大 还原 缩小 打印 
偶遇
2018年03月13日 20:22 [来源]嘉兴日报(平湖版) [我要投稿]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一千多年前的一个秋天,王维站在大唐首都某一座山上,替从此往后一代又一代远离故乡的人们写下这两句诗,表达他们内心深处那种汹涌澎湃却又无法表达分明的情感。

  十四个简简单单的汉字,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排列在一起,从此,一曲骊歌以大唐为圆心,波纹在宇宙的湖面扩散,穿越时空,响遏苍穹。

  读唐诗,就爱它明白如话又深情难遏。

  人心相同,亲情无价。

  哲人说,人与芦苇唯一的不同,在于人可以从此处移向彼处,而芦苇不能。

  换句话说,人注定要漂泊。

  漂泊如浮萍。萍踪浪迹。这是人的宿命。

  宿命归宿命,免不了要想念那个人,想念那片海,想念那份情。

  花落水流,雨打芭蕉,雁阵惊寒,雪压荒径,对故乡的思念像小鼠般从心底窜过,啮人。

  假如,在荒芜的他乡,突然听到熟悉的乡音,或者吃到久违的土菜,你会觉得幸何如哉。甚而至于,居然偶遇一个同乡。那时,你可能会高兴得不知所措,你可能会激动得泪流满面,或者,你可能话都说不完整,以至别人以为你冷漠,殊不知这冷漠的表象下,乡亲乡情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但我知道诗人们会怎么样。

  有人茫然无措。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李益

  离乡十年,竟至于乍见之下还以为是路人甲,连自己的表弟都毫无印象,须得一个个细节还原,最终才拼凑起完整的面容拼凑起尘封的往事。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亲人之间长期音信阻隔,存亡未卜,阔别多年,邂逅相遇又匆匆别离,先惊后喜再继以惆怅茫然。十年才得一见,一见之后又要分离,想要再次会面,不知何年何月啊。

  有人激动得失控。

  “……衰宗多弟侄,若个赏池台。旧园今在否,新树也应栽。柳行疏密布,茅斋宽窄裁。经移何处竹,别种几株梅。渠当无绝水,石计总生苔。院果谁先熟,林花哪后开……”——王绩《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

  就这样当街拦着,问个萝卜不生根,连珠炮一般,问子侄,问茅屋,问花柳果木,问渠水石苔,唱一出有问无答的独角戏。这林林总总啰啰嗦嗦散漫无边的询问,透着焦虑,透着关切,透着念念难忘的故土之爱。一千几百年后的今天,你仍旧能遇到仍旧能体会到。我的邻居奶奶来自七十里外的乡村,有一天在楼下偶遇一位收废品的老乡,那叫一个亲热啊,拉着人家的车不让走,一定要留人吃饭。上楼的过程中,老太太比王绩问得更多:村东桂花嫂今年做的酱好不好?修鞋的老木做没做八十大寿?后门口柱子家围墙门朝哪个方向开?今年庙会请的戏班子是本地还是外地的?送走老乡,奶奶又想起别的事来:哎哟,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没问这个啊。一脸的懊恼。

  有人说王绩这诗写得不好,啰里八嗦,没个重点,问了这许多,等于白问。要我说,虽然重点不突出,但却是真实心情的流露,意在笔先,也是毫无办法的事了。可以理解。

  小草恋山,野人怀土。故乡是羁旅之人永久的向往。

  就算高洁如陶潜,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也会在故人面前失态。

  “尔从山中来,早晚发天目。我屋南山下,今生几丛菊?蔷薇叶已抽,秋兰气当馥?”这首《问来使》,问的事情也不少:菊花长了几丛?蔷薇长了叶子没有?兰花的香气有没有闻到?陶渊明不啰嗦吗?当然啰嗦啊。但陶渊明比王绩高明的地方在于:他不问世俗的柴米油盐,问的是象征美好精神的菊花与兰花。花中四君子,岁寒三友,那些梅兰竹菊之类,在国人心目中,早已超出了它们作为植物的地位,“清气满乾坤”。

  王绩问来人,突出了一个士人的“世情”与“俗情”,就像千载之后的今天,你我在街头偶遇,谈的就是家长里短,问的就是儿女婚事父母安康这一类内容。

  陶渊明问来人,突出了他作为隐士的“出世”之情与“高洁”之态。但是,与隐士这个头衔相比,五柳先生更以“饮者”出名,所以,在一众问题请教完了之后,五柳先生曲终奏雅,言归正传:归去来山中,山中酒应熟。等我再回到山中,酒应该酿熟了吧。呵呵,花间一壶酒,五柳先生最为念想的,还是东篱把酒黄昏后啊。

  有人淡然超脱。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王维《杂诗》

  啥都不问,只问我家窗前那株蜡梅开花了没有。

  诗佛用高超的艺术造诣,把怀乡恋乡的千言万语浓缩进一树梅花之上。王维少年时光就漂泊异乡,曾被思乡之情噬啮得体无完肤,十七岁那年重阳,独自登高,望家乡山远水迢,只好把一腔思念之情诉诸笔端,写下千古流芳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流年似水,青春如风,百味杂陈的人生经历,锻炼了或者说麻木了心田柔软的一隅,似乎忘记了来处,反认他乡做故乡了。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怎么可能忘了来处忘了故乡!故乡窗前那一抹淡淡的梅香,永远萦绕。

  □马 马

编辑【王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 相关新闻

时政看图 社会万象 边走边拍 专题摄影
新闻搜索:
聚焦平湖
图片新闻  
最新新闻  
平湖新闻:2018年10月23日
天然气管网铺进老小区
“群众的呼声就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新仓“旅馆式”管理助推平安建设
南河头一期工程5座古桥建成
我市开展“最美文明楼道”创建
一张市民卡的“民生温度”
桂花香满城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浙江信专律师事务所  沈忠明  律师 ?2009-2010  平湖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ICP备09042423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9【8号】 网络实名:平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