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网--- 平湖新闻门户网站 平湖眼 观天下
总站·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图片 | 数字报纸 | 浙江网视
首页 >  东湖人文 > 平湖史志 放大 还原 缩小 打印 
平湖基本消灭血吸虫病
2009年04月28日 17:07  [来源]  [我要投稿]

  平湖县位于浙北杭嘉湖平原,人文荟萃,山川形胜,素有“金平湖”之美誉。然而“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在这块富饶肥美的土地上,平湖人民却曾遭受血吸虫病的蹂躏,苦不堪言。平湖属典型的平原水乡,境内河浜密集、水流缓慢、土壤肥沃,钉螺极易孳生繁殖,加上居民傍水而居,农民以种植水稻为主,接触疫水极为频繁,这就构成了血吸虫病流行广,感染度重的特点。血吸虫病的肆虐严重危及平湖人民的生产、生活、生长、生育和生命,受害严重的村落甚至十室九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从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视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血防工作方针、政策;各级党委和政府层层建立血防领导机构、科研机构和专业防治机构。毛泽东主席还亲自以《送瘟神》为题作诗两首,对血防工作加以勉励、鞭策。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平湖县委从1952年起,坚持领导群众开展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先后划拨血防专项经费340多万元,累计查出有螺面积2748万平方米,共整修河道灭螺带4585万米,累计投入查灭螺运动用工1003万余个劳动日;反复查病424万余人次,查出病人238089人,接受治疗的病人累计达610760人次。平湖的血防工作也得到了上级党委和政府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支持,免费调拨上千万元的血治药物,省、地和部队还派来20多支血防医疗队,支援平湖血吸虫病治疗工作。经过近30年的艰苦努力,1979年,经省考核,平湖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春风杨柳万千条”,平湖大地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成为杭州湾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

  一、血吸虫病的历史和危害

  寄生人体的裂体吸虫也称血吸虫,有日本、埃及、曼氏等五种,我国流行的是日本血吸虫。1972年4月29日,在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西汉女尸和1975年湖北江陵县凤凰山出土的西汉男尸,经尸体肠道剖检发现血吸虫卵证实,血吸虫病在我国流行的历史至少已有2100多年。血吸虫病是平湖境内流行最广、危害最重的一种地方病,俗称“臌胀病”、“童子痨”,但源起何时,至今尚无确切资料。1924年,由美国学者福斯特和梅伦奈合著的《日本血吸虫病的研究》一书中,就有对平湖血吸虫病流行和钉螺分布情况的记录,这是作为文字留存的平湖血吸虫病流行区的最早记载。1928年,我国学者陈方之等来平湖调查,而后在《血蛭病之研究》一书中,详细记述了平湖城内鲍家汇、南门外吊桥、七庙前、西北门外,东乡之新仓,南乡之姚家浜、林家埭、乍浦等地的钉螺分布情况,并将平湖县列为“浓厚地”(重疫区)。1948年,当湖镇东城河滩少年都兴观,因腹大如鼓去沪治病,在其大便中找到血吸虫卵,这是平湖县第一例用病源学方法确诊的血吸虫病病人。同年,我国寄生虫病学者徐锡藩在杭州《东南日报》载文称:血吸虫病在浙江之分布可分为最剧县、次剧县、轻患县三等,平湖被列为最剧县。

  解放前,广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血吸虫病的肆虐流行无异于雪上加霜,使平湖人民陷入贫病交迫的悲惨境地。据调查,钟埭乡共民村的徐家宅基,在1935年有4户25人,到1949年,因患血吸虫病致死22人,改嫁2人,剩下的1人也逃荒他乡。所以当时曾流传着“徐家村里阴森森,只见死来不见生,田地荒芜无人耕,有女不嫁徐家村”的民谣。白马乡陆家桥的姚家村,1940年有15户64人,10年中先后死于血吸虫病的有26人;村民姚和尚一家7人,13年中死亡6人,幸存的1人也罹患血吸虫病;周春宝一家12人,因患血吸虫病先后死亡8人。如此惨状,不胜枚举。

  解放初,血吸虫病依然严重危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1951年,平湖县在“抗美援朝”征兵中,因血吸虫病流行影响体检合格率,未能完成征兵任务。1952年秋,血防站专业人员现场调查发现,乍嘉公路两侧浅沼,胜利乡祥金浜底,钟埭乡徐家宅基放水沟,曹桥陶家宅基河滩等处钉螺俯拾即是,甚至可以成把抓,一只牛脚印里有86只,连公路旁树干上也爬着钉螺。1958年征兵体检时,在全县1103名应征青年中,查出血吸虫病患者794名,阳性率为71.98%。1964年,在全县范围内用粪检法进行血吸虫病普查,阳性率为37.65%,其中白马公社的检查阳性率高达84.2%。平湖大地几乎是“村村有钉螺,处处有病人”(南桥公社的利群、兴旺和新埭公社的泖口、丰收4个大队和新埭镇历史无螺)。血吸虫病的危害和防治任务的艰巨,由此可见一斑。二、防治血吸虫病的历程

  1952年,平湖县血吸虫病防治委员会成立,由县长兼任主任委员。同年8月,成立平湖县血吸虫病防治站,并着手开展血吸虫病防治工作。1955年11月,毛泽东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同月,第一次全国血防工作会议召开,并把血防工作列入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1956年初,嘉兴专署召开血防工作会议,贯彻第一次全国血防工作会议精神。同年1月,平湖县委血防5人小组成立,由1位县委副书记任组长。同时成立县人委血防委员会,全县17个乡镇先后成立党总支血防领导小组,由乡党总支书记或乡长兼管血防工作,加强了党委和政府对血防工作的领导,并把这一工作列入党政部门议事日程。1964年2月,为贯彻第九次全国血防工作会议精神,平湖县委选配卫生系统7名骨干到胜利、钟埭、城北、林埭等7个血吸虫病严重流行社镇任专职血防副社长,加强对基层血防工作的领导。1970年1月到6月,中央连续发出(1970)2号、(1970)31号和(1970)49号3个文件,并在(1970)49号文件中明确提出血防工作要“第一把手亲自抓、分管同志具体抓、其他委员结合抓、有关部门配合抓”的要求,进一步加大血防工作的力度。

  回顾平湖1949—1978年防治血吸虫病的历史,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一)防治初期(1949—1955)

  这个时期的工作,主要是建立防治机构,培训人员,宣传发动,边查边治。以治疗血吸虫病人、抢救劳动力为重点,同时开展灭螺和粪管试点,为全面开展防治工作积累经验,打下基础。

  1949年12月,党和政府在百废待举的情况下,即派杭州、上海等地的医务人员来平湖协助开展血吸虫病查治工作。1952年8月,县血防站成立,设有病床20张,工作人员95人。下设3个血防中心组和11个防治小组,分驻各乡,开始进行查病、治病、查螺、灭螺的实践和流行病学调查。在开展血防工作中,防治站干部深入疫区,运用血吸虫生活史图片、钉螺实物标本、幻灯、茶店读报、宣传单和血吸虫病病人照片等多种形式进行宣传,普及血防知识。这一年,接受教育的人数就达12万余人次,占当时全县总人口的42%。同时血防人员在城关、乍浦两镇以及部分乡采用粪便沉淀浓集法与直接涂片法进行血吸虫病检查,共查11736人,阳性率28.46%,其中复兴乡的阳性率高达76%。

  1953年,全县采用酒石酸锑钾20天注射疗法治疗病人1859人。县血防站又配合抗美援朝宣传教育活动,宣传血防工作对增强人民体质和巩固国防的重大意义。1954年8月,血防站组成新仓、林埭2个基点工作组,在两个基点乡采用酒石酸锑钾20天注射疗法开展血吸虫病治疗工作,防治结合,以治为主。1949—1955年,全县累计查病53824人次,治疗病人3830人,反复灭螺面积15万平方米。

  对水源和粪便进行卫生管理,是切断血吸虫病传播途径的重要手段之一。从1952年起,全县就开展了管粪、管水试点工作。1955年,在两个基点乡实行粪缸、粪便折价入社和集中管理。其中新仓乡共1194户,有1039户的粪便实行集中处理,1170户不在河道倒洗马桶,粪缸集中69处,有清肥员46人。

  这一时期的血防工作,由于没有充分认识到查螺灭螺的重要性,造成治疗后的病人再度感染,病人总数并没有显著下降。(二)防治中期(1956—1971)

  自1956年全面开展防治工作到1971年,这个时期血防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全县压缩钉螺面积91.48%,治愈病人91.72%。疫情由重变轻,基本控制了血吸虫病在平湖的流行及其所造成的危害。这是平湖血防工作的关键时期,其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56—1961)

  1956年2月20日,全县血防工作会议召开。会议通过对新仓、林埭2个基点乡的现场参观,统一思想认识。提出“加强领导、狠抓重点、检查总结、宣传教育和组织中西医务力量”等五项措施。4月,平湖县首次在新仓乡红光农业社水稻田中发现钉螺,这一发现标志着查螺灭螺的战场从水域向陆地延伸,进一步增加了查灭螺的难度。同年,全县经过机械抽样法和随机抽样法进行查螺,发现21个乡镇均有钉螺分布,有螺面积达167万平方米。同年,采用血吸虫成虫抗原皮试法检查,皮试阳性率为47.92%。

  1957年4月,国务院发出《关于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提出“积极防治”、“综合措施”、“反复斗争”等一系列防治工作方针。平湖县结合实际情况,把灭螺工作与兴修水利相结合,做到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安排、统一检查,进一步促进了全县的血防工作。1958年,在毛泽东主席发表《送瘟神》诗篇的鼓舞下,平湖血防工作又起新高潮。县抽调144名医务人员,加上省地医疗队208人,在全县农村巡回设点治疗,全年共收治血吸虫病人87414人,为前8年收治病人总数的9.2倍。1956—1958年,共投入15万个劳动日,反复灭螺面积达301万平方米。在1959—1961三年困难时期,由于“新三病”(营养性水肿、紫云英日光性皮炎、妇女病)的成批发生,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不得不转移到防治“新三病”上,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也因而受到影响。

  第二阶段(1962—1968)

  1962年,县委成立除害灭病领导小组,1963年,又成立县防疫队,配备工作人员15人,专管血防工作。根据中央“查一块、清一块、灭一块、巩固一块”的指示精神和《防治血吸虫病条例(草案)》要求,统一组织力量,普查螺情,把血防工作重点转移到查螺、灭螺上来。1962年4月到1963年11月间,组织专业人员对全县23个社镇的318个大队开展螺情调查,共投入2860余工,查河岸488万平方米,其中有螺面积336万平方米,占查螺面积的68.94%。查出水沟和陆地有螺面积15万平方米,同时还建立了螺情“一张图、一本帐”。

  1964年起,全县的血防工作又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1月,在胜利公社召开血防现场会议,宣传和推行“干河灭螺法”。4月7日,《浙江日报》以“一次河道土埋钉螺的科学实验活动”为题,报道了这次灭螺活动。在当年的查灭螺运动中,全县3586个生产队和160多个城镇单位,共投放劳力18.8万多工,灭螺河道达2870条,填沟5183条,反复灭螺面积378万平方米。平湖在查灭螺中的宣传发动工作,得到了上级的肯定。5月,在中央血防办公室编印的《防治血吸虫病通讯》刊物上,介绍了平湖县开展血防宣传教育上采用的“办小型展览会、张贴标语、有线广播、放映电影、街头演讲、茶店说唱、出黑板报快报、挂图讲解、真人真事现身说法和召开专门会议”等十种方法。这一年,平湖再次开展大规模的血吸虫病查治。县组织72名新老血防人员,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业务培训后,分成2个大组8个小组,以公社为单位,分期分批开展血吸虫病普查。共检查255918人,占应检人数的92.7%。检查出病人96359人,阳性率为37.65%。治病34467人,对60名晚血病人进行了切脾手术,并首次完整地建立了一户一卡的“血吸虫病查治户口册”。在粪便管理方面,有436个生产队达到了“小型集中、遮荫加盖、定期贮藏、密封发酵、专人清肥“的粪管要求,全年共拆除露天粪缸3371只。

  妥善处理好血防和生产的关系,坚持常年灭螺,是保证血防工作开展的关键。白马公社党委在安排工作时,坚持血防和生产两手抓,注意在不影响生产的前提下,对灭螺工作做到农闲时突击搞,农忙时经常搞,大忙时巧排劳动力继续搞。1965年1—6月,全社共投入劳力4.5万工,灭螺面积140万平方米,使有螺面积减少92.8%。白马公社的经验,对指导面上工作起了重要推动作用。同年,各地又推行降低河道水位,河边开沟土埋钉螺,修筑河道灭螺带,水沟开新填旧,稻田使用石灰氮和五氯酚钠浸杀等方法进行灭螺。与此同时,在城镇逐步改善居民饮水条件。平湖第一家自来水厂正式投产使用,使城关镇居民减少了与疫水接触的机会。1962—1968年间,全县共投入82万个劳动日,查出有螺面积2423万平方米,治疗病人136946人。

  第三阶段(1969—1971)

  截至1971年底,平湖根据浙江省《关于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对白马、钟埭、前港、南桥、新埭、徐埭、秀溪7个公社和新埭、乍浦、城关3个镇的血防工作进行验收,考核结果表明上述社镇达到了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其它社镇的螺情、病情也得到较好地控制。

  1969年,县革委会就力排干扰,在全省率先掀起了新一轮的血防群众运动高潮,并且取得了丰硕成果。1970年1月10日至14日,全省血防工作现场会在平湖召开,县革委会主要领导在会上介绍了全县开展血防工作的情况。省革委会领导到会讲话并充分肯定平湖的血防工作成绩。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参观了白马、钟埭公社的血防工作现场。会后,全县再一次掀起灭螺运动高潮。2月22日,《浙江日报》在头版以“平湖县把兴修水利和灭螺结合起来”为题,报道了平湖血防工作情况。随着血防工作的深入,血防队伍也逐渐扩大,1970年全县农村共有不脱产血防专业人员6542人,其中化验250人。从当年起各公社都先后配备了血防专管员。6月,县召开有14万人参加的广播誓师大会,宣传贯彻中央(1970)49号文件《中共中央转发中共中央血防领导小组关于南方十三省、市、自治区血吸虫病防治工作的进展情况报告的通知》精神。会后,采取多种形式,加大对血防工作的宣传力度。从城镇到农村,普遍开展“两上榜”(将治愈的病人和解放前死于血吸虫病的病人名单分别录入“幸福榜”和“忆苦榜”)、“五上墙”(毛主席的《送瘟神》诗篇、消灭血吸虫病标语口号、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血防工作巩固制度、血吸虫生活史书于墙上)的血防宣传教育活动。同时,通过广播宣传、巡回播放电影《枯木逢春》,组织血防宣讲团、文艺宣传队,在街头或灭螺工地现场演出自编的《鲤鱼湾》、《东塘战歌》、《联防心连心》等节目,融合中央指示、先进事迹和血防成果,开展“送瘟神”宣传教育活动,使群众的血防热情空前高涨。

  这一阶段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主要分为如下四方面:

  1、查螺、灭螺

  坚持开展查螺、灭螺运动,切断传播途径,这是从根本上消灭血吸虫病的有效措施。随着查灭螺工作的深入,灭螺方法也在实践中不断革新,全县曾先后推行过土埋、火烧、药物喷洒、河浜“两面光”、水沟“三面光”,填平、填旧开新等方法。 1969年8月,县革委会组织人员在钟埭公社共民、红旗、新丰三个大队进行血防工作试点,打破“只能冬闲搞血防”的常规,开展夏季灭螺。实践表明:夏季钉螺在表层,铲埋比较彻底,还能把幼螺、成螺和螺卵一举歼灭,达到很好的灭螺效果。9月,县革委会向钟埭公社共民大队贫下中农发出公开慰问信,鼓励他们努力奋斗,送走瘟神,夺取生产、血防双丰收。钟埭公社“一年四季不间断、一鼓作气不停顿”地开展灭螺工作的成功经验得到中央的肯定,并写进了中央(1970)49号文件,在全国疫区推广应用。

  1970年,县革委会以港中公社前哨大队和大桥公社前哨大队为夏季灭螺典型,在全县掀起“学余江、比常山、赶嘉善”的“比学赶帮”热潮。当年,全县有常年不散的大队查灭螺专业队267个,专业队员6293人。全年共出动280多万人次参加灭螺运动,灭螺面积达843万平方米。整修灭螺带455万米,翻修河埠3万多个,还结合农田建设开新河、填旧浜、改田换向,彻底改变钉螺孳生环境。在1969—1971年的3年时间里,全县人民坚持反复查螺灭螺斗争,不放过阴罩滩、芦苇滩、竹园滩等死角,共投入557万余个劳动日,查出有螺面积3548万平方米,灭螺面积达3314万平方米,修筑河道灭螺带1344万米,查灭螺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1972年复查中,新查出有螺面积就直线下降到1350平方米。

  2、查病、治病

  病人多,病情重是平湖血吸虫病流行的一大特点,粪检查病又是平湖查清病情,确诊血吸虫病和考核疗效的主要方法。

  为提高粪检查病的检出率,平湖曾先后采用过一送一检(送一份粪便标本进行一次检查,以下类推),二送二检、三送三检、四送四检、六送六检和一送三检等方法。为搞好查病治病工作,在1969—1971年间,全县共培训医务人员和赤脚化验员、赤脚医生1000余名,省、地卫生部门和部队也先后派来20支医疗队(344名医务人员)进行支援。平湖的血治工作以县、社两级医疗机构治疗为主,早、中、晚期病人兼治。公社卫生所负责治疗一般早、中期病人和夹杂症病人,县人民防治院(第一人民医院前身)血治病区主要负责疑难病人的治疗。血治药物由国家无偿调拨,对血吸虫病患者的病原治疗、急血、晚血切脾手术或症状改善及并发症治疗等一应医疗费用全部免收,对公社社员在血治期间还给予工分补贴,这些有效措施促进了全县血治工作的开展。仅1970年,全县就完成晚血切脾手术1513例,采用锑钾注射和“846”片口服法治疗病人90494人(由于经验不足及药物副作用,其中死亡7人)。抢救了数以千计的垂危生命,把数以万计的血吸虫病人从病痛的折磨中解救出来。

  血吸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传染病,在对病人进行查治的同时,农业部门还对耕牛进行普查和治疗。仅1970、1971两年时间,就检查耕牛19101头,受检率为93.55%,其中阳性耕牛2019头,治疗1319头。

  3、粪、水管理

  从1952年起,平湖县就将木材、钢材、水泥等计划物资供应指标安排到农村,开展粪便管理的试点工作。其间因“公私用肥”和“季节性用肥”等矛盾,经历过多次反复。到1971年,全县已有2178个生产队实行粪便管理,占生产队总数的99.63%,其中314个生产队达到粪便无害化管理标准,全县有清肥员2116人。有的大队还土法上马,利用煤渣和石灰建造了“三格式”无害化粪池。1970年,全县共开掘水井10700口。粪便的集中统一无害化管理和用水管理有力地扼制了血吸虫病的流行。

  4、血防联防

  在70年代初的血防运动高潮中,根据中央(1970)2号文件关于“各省、市、区、县互相接壤或同一水域的毗邻地区,要发扬共产主义协作精神,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力争共同完成任务。”的精神,平湖与金山、嘉善3县结成血防联防,并于1970年4月在平湖召开首次血防工作联防会议。联防地区的广大干部群众守望相助,主动协作讲风格,并肩作战求实效,在实践中共同探索联防的各种方法,是年共出动198万余人次,灭螺面积达1680余万平方米,治疗了大批血吸虫病人。1971年2月9日,《人民日报》以“组织联防协作,齐心协力送走瘟神”为题,对3县的血防联防工作进行了详细报道。随后,联防范围不断扩大,从灭螺方面的联防,发展到查病、治病、粪水管理等多方面的协作。1971年4月,上海市青浦县也加入联防,沪浙4县共有23个毗邻公社、97个毗邻大队进行血防联防。通过血防联防,交流经验,改变了过去县与县交界地段血防工作无人管的被动局面,并且推动了平湖的血防工作,巩固了血防工作的战果。

  (三)防治后期(1972—1978)

  1972年以后,平湖血防工作坚持思想不松、组织不散、工作不停。在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仍然把消灭钉螺作为血防工作的主攻方向,坚持反复查螺、灭螺。在钉螺基本消灭以后,全县螺情由片状分布转为点状分布,大多数钉螺孳生在复杂环境。钉螺的数量少了,而查灭螺的难度更高了。为克服厌战松劲情绪,增强专业队员的责任感,彻底查清灭尽钉螺,全县采用了各大队自查,公社组织大队与大队之间互查,县组织公社与公社对口查的三级查螺形式。1974年10月,钟埭公社东方红大队血防专业队在连续三年无螺的一条渠道里查到6557只钉螺,对此,地区、县领导极为重视,相继在该大队召开血防现场会,以提高对残存钉螺隐蔽、分散、面小、量少等特点的认识,树立除害务尽的思想。经过不懈努力,1978年,全县有螺面积下降到只有100平方米。

  查病治病工作方面,从1974起,在粪检查病的基础上,采用血吸虫成虫抗原皮试法、环卵沉淀试验法、体检、粪检、直肠活组织检查等5种方法开展综合性查病试点,提高了检出率。通过不间断的查病、治病,从1974年开始,全县血吸虫病急性感染人数就下降到个位数,1976年仅有1人,1977年以后就没有急性感染病例发生。1978年,经过社镇医院、卫生院初查和县防疫站复查,有708人定为晚血病人(其中巨脾型471例,腹水型234例,侏儒型3例)。对确诊的晚血病人发放“晚血专用病历卡”,患者可凭卡对症免费就诊。血防联防方面,在继续巩固沪浙4县联防的基础上,1975年3月,平湖又与嘉兴、海宁、桐乡、海盐5县结成联防,1978年增加嘉善,形成了嘉兴地区东片6县大范围的血防统一战线。在搞好血防联防的同时,平湖继续着力抓好“两管”工作,1978年,全县有2057个生产队实行粪便管理,有公共厕所1048所,沼气粪池7445只。同时,进一步改善农村饮水条件,到1978年底全县共挖掘灶边井3290口。

  这一时期血防科研方面也取得了卓越的成绩。1973年3月,平湖县在白马公社开展尼龙绢集卵孵化法、量杯换水孵化法和烧瓶换水孵化法的血吸虫病粪检方法比较实验,结果表明,上述三种方法的检出率、漏检率、孵出毛蚴数均无显著差异,而工效则以尼龙绢集卵法为最高。这一实验成果经县防疫站整理成“血吸虫病粪检方法的改革——尼龙袋集卵法”后,于1978年4月获全国科学大会合作成果奖。这是建国以来平湖获得的唯一国家级科技成果奖。1976—1977年,在白马、新庙等公社用“双萘羟酸副品红”治疗慢性血吸虫病人116名,通过临床观察疗效满意,这一研究成果在1978年获全国医药卫生科学大会成果奖,这是平湖获得的唯一省部级科技成果奖。在血治药物研究方面,全县血防人员也进行了不断的探索和革新。先后对“现用血治药物的改进和提高”、“中西医结合治疗夹杂症血吸虫病”、“血治副反应的治疗”等课题进行专题研究。

  1979年3月20日至5月20日,省委血防办公室考核组根据《浙江省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检查考核试行办法》,对平湖县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进行为期2个月的考核验收。确认平湖县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至此,平湖的血防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并向着消灭血吸虫病的目标挺进。

  三、血防工作的成果与启示

  1949—1978的30年间,平湖在血防工作方面已取得了显著成绩,钉螺面积由1956年的遍布全县所有乡镇,到1978年,查出有螺面积仅为历史有螺面积的0.36/10万。全县血吸虫病感染率由最高时的37.65%,下降到1978年的1.24%,新阳性人数由最多一年的33044人,下降到1978年的510人。从1977年开始,全县无急性血吸虫病病例发生,应征青年的血吸虫病阳性率也从1958年的71.98%,直线下降,到1970年为26.41%,1978年仅为0.15%。(从1979年起,平湖县在征兵体检工作中,已免检血吸虫病一项)。血防工作的胜利使疫区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保护了劳动力,改善了农村卫生环境,促进了平湖经济和卫生事业的发展,并带动了其它疾病的防治工作。“病情年年轻,体质年年好,产量年年高,生活年年好。”中小学教育大普及,卫生保健网遍布城乡,社员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并为国防事业输送了大量优秀青年。

  消灭血吸虫病为平湖的疾病控制史谱写了新的篇章。血防工作的实践告诉我们,要消灭血吸虫病,必须要注意的是:

  (一)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原则。 “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也是血防工作必须遵循的一个基本原则。30年时间里,血防工作坚持科学的防治态度,通过举办各类查灭螺和查治病培训班,进行专业培训,提高防治人员业务水平。在防治工作的实践中,全县血防人员不断探索、认真总结,努力提高防治效果,取得了一个个丰硕成果。反之,违背客观规律,工作就受到损失。例如在受浮夸风影响的大跃进年代,平湖于1958年就盲目乐观地宣布“基本消灭血吸虫病”;在治病方面,不切实际地夸大锑剂治疗中“一针疗法”的效果等。这些背离客观事实的做法,既给血防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也留下了历史的笑柄。正鉴于此,平湖县在实践中逐步摸清了血防工作的规律,在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发扬实事求是的精神,不断巩固扩大防治成果,终于达到了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

  (二)坚持依靠群众,动员全社会广泛参与消灭血吸虫病是一场艰苦卓绝而又长期反复的斗争,人民群众则是消灭血吸虫病的主力军。只有普及血防知识,依靠广大群众,建立一支专业队员和群众相结合的防治队伍,才可能取得防治工作的决定性胜利。为让群众认清血吸虫病的危害,使血防思想深入人心,县、公社(镇)、大队(居委会)三级组织通过各种形式、各种手段广泛宣传血吸虫病对人体的危害以及防治血吸虫病的知识,动员全民参加查螺灭螺和查病治病工作。30年间,查螺灭螺投工总数是1978年全县总人口的23倍,查出有螺面积是平湖县境陆地面积的5%,查病总人次是1978年总人数的12.3倍。全县血防专业人员、三分之二的医务人员与农村“赤脚医生”在一无津贴,二无防护用具的情况下,常年战斗在血防第一线。他们不辞辛劳、不计得失、扎根基层,其吃苦耐劳的精神是功不可没的。

  (三)坚持长期斗争,防止疫情反复。由于社会变革、政治运动、自然灾害和工作失误等因素,平湖的血防工作曾几度出现反复。县委血防领导机构几经更迭,血防专业机构两起两落,加上我们在认识等方面的失误,血防工作也曾出现过“春起、夏松、秋垮台、冬重来”和“时紧时松,停停搞搞”的徘徊局面。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和“文革”初期动乱,使血防工作遭受挫折,疫情回升,延缓了消灭血吸虫病的进程。在已经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的时候,记取这些教训尤为重要。“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平湖的血防工作还必须坚持长期斗争,加强巩固监测,才能有效地防止疫情反复。

  执笔 赵勤仙 查忠显

编辑【 胡蓓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 相关新闻

时政看图 社会万象 边走边拍 专题摄影
新闻搜索:
聚焦平湖
图片新闻  
最新新闻  
平湖新闻:2018年12月11日
不忘合作初心 接续改革伟业
依托美丽风景发展美丽经济
我市星创天地实现“零”突破
市人大常委会与“两院”联席会议召开
市政府第十六次常务会议召开
嘉兴市领导来平调研
创新学堂:小学堂大作用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浙江信专律师事务所  沈忠明  律师 ?2009-2010  平湖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ICP备09042423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9【8号】 网络实名:平湖网